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背景:
阅读新闻

他笔下令人惊艳的诗篇无数,你却只听过《当你老了》?

[日期:2017-06-14] 来源:三亚二中  作者:2017-06-14 10:29 [字体: ]
来源:新校长传媒

原题目:他笔下令人惊艳的诗篇无数,你却只听过《当你老了》? | 日课

今日叙事

1865年6月13日,爱尔兰诗人、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巴特勒?叶芝诞生。作为20世纪现代主义诗坛最著名的诗人之一,叶芝被同为现代派诗歌首脑的托马斯?艾略特称为“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人”。

叶芝在中国大陆最为人熟知的,恐怕是那首著名的《当你老了》(<When You Are Old>)。而歌手赵照参考这首诗并从亲情角度改编的歌曲《当你老了》走红后,又让更多人的视线聚焦到原本的诗歌上。

当然,在长达5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无论是叶芝本人的阅历,还是他笔下的无数诗篇,本就值得去打开、重读,去品尝他赋予其中的才干和惊艳。

他笔下令人惊艳的诗篇无数,你却只听过《当你老了》?

文 / 张磊,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对于叶芝的诗,古典、优雅、神秘、华美等等,有太多词可以赞美;但对于他的一生,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唯有“狂热”二字可以担当。

对诗歌的狂热、对神秘主义的狂热、对单恋半生的缪斯女神的狂热、对爱尔兰国家和民族认同的狂热……叶芝甚至用“我从我母亲的子宫里带出,一颗狂热的心”这样的诗句来抒发过他剧烈的情感。

他留恋、他扫兴,终其一生,却从未放弃。

得益于这种狂热,在同时代的诗人里,没有人能像他一样,终其一生坚持着诗歌表达的活气。

神秘而梦幻的童年

叶芝的父亲是一位律师,如不出意外,他的光亮前程足以让一家人过得舒服、幸福。不外,忽然有一天,父亲认为这条路并不适合本人,决议抛开家庭去伦敦学艺术。一家人原本充裕的小康生活,就此打断。

好在,叶芝的母亲家底殷实,假期的时候,叶芝和两个姐姐、弟弟就一起回到母亲的娘家斯莱戈。斯莱戈所在的内陆地域充满湖泊、深谷,迷幻、神奇,佣人们将当地传播的民间故事、传说讲给孩子们听。还有个老水手,经常带着叶芝和弟弟去钓鱼,薄暮回来后他们会围坐在一个老房子里,听水手给讲游历见闻、神话故事,直到天快黑了才依依不舍地跑回家。

  

叶芝的童年乐园??斯莱戈

  

叶芝和弟弟听老水手讲故事的地方

对于童年的叶芝,斯莱戈是他和兄弟姐妹们的游乐场,这一段快活时间,也成了他未来诗歌里浪漫、神秘色彩的源头。他曾美好地形容这片他长大的地方,“斯莱戈的海崖给了我诗歌之舌”。

He'll hear no more the lowing

Of the calves on the warm hillside

Or the kettle on the hob

Sing peace into his breast,

Or see the brown mice bob

Round and round the oatmeal-chest.

For he comes, the human child,

To the waters and the wild

With a faery, hand in hand,

From a world more full of weeping than he

can understand.

他不想再听小牛犊

在热乎乎的山腰低鸣,

也不想炉架上的水壶

为他的心带来安定,

或者看棕色的鼠

绕着燕麦柜跳蹦,

因为他来了,人之子,

来到了湖滨和旷野,

手拉手,和仙人一道,

从一个充满泪水的非他能知晓的世界。

??《被盗的孩子》(节选)

重塑自我,真正当个诗人

假如说斯莱戈触发了叶芝灵动、神秘的一面,那伦敦这座寰球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则为他的个人作风提供了最优沃的泥土。

当时的叶芝还是一个年青的剧作家,诗人只是兼职身份。初来乍到,他想念爱尔兰的生活,他盼望成名,但困顿的现实状况,让他忍不住想逃离,可偏偏无法逃离。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and go to Innisfree,

And a small cabin build there, of clay and wattles made:

Nine bean-rows will I have there, a hive for the honey-bee,

And live alone in the bee-loud glade.

我就要动身走了,去茵纳斯弗利岛,

搭起一个小屋子,筑起竹篱房;

支起九行芸豆架,一排蜜蜂巢,

单独住着,荫阴下听蜂群歌颂。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for always night and day

I hear lake water lapping with low sounds by the shore;

While I stand on the roadway, or on the pavements gray,

I hear it in the deep heart's core.

我就要动身走了,因为我听到,

那水声日昼夜夜轻拍着湖滨;

不论我站在车行道或灰暗的人行道,

都在我心灵的深处听见这声音。

??《茵纳斯弗利岛》(节选)

幸运的是,在那个新思潮大暴发的时代,整个社会对任何新思维简直都是容纳、欢送的姿态。叶芝对神秘主义、神学、超天然学说的懂得、满头脑的神话故事,成为他受到伦敦欢迎的“先天前提”。

1888年,已经略有名气的他受邀和王尔德共进午餐。在王尔德的指引下,叶芝开始反思“重塑自我”,并逐渐进入状态,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诗人。

“一生的烦恼开始了”

就像叶芝本人说的,当1889年1月俏丽的茅德?冈走进他家,让他全家人都为之震惊那一刻,“我一生的懊恼开端了”。

叶芝痴恋半生的缪斯女神,茅德?冈

茅德?冈是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女权主义者和激进分子,叶芝对她的单恋,加上他对妄想中的田园般的爱尔兰的向往,给他的爱国热忱供给了另一种实现维度。他深信,能够通过文化革命的方式让爱尔兰崛起,而非流血的革命。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思昏沉,

炉火旁瞌睡,请取下这部诗歌,

渐渐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忆它们昔日浓厚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乐的时刻,

倾慕你的漂亮,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苦楚的皱纹;

??《当你老了》(节选)

可怜的是,茅德更热衷的是革命而非浪漫。他们两都追求爱尔兰的振兴,却是完全不同的道路。茅德热衷于用激进的暴力手腕革命,而叶芝呢?他则是个正处于热闹单恋中的改革家。这也意味着,他们没有在一起的可能。果然,在两人最初相识的几年里,叶芝数次向茅德求婚,都被一一拒绝。

I had a thought for no one's but your ears:

That you were beautiful, and that I strove

To love you in an old high way of love;

That it had all seemed happy, and yet we'd grown

As weary-hearted as that hollow moon.

我有个想法,只说给你一人听,

你是美丽的,我尽力尽心,

用古老的高贵方式来爱你;

好像是大快人心,但我和你

却像那轮残月深感倦意。

??《亚当的厄运》(节选)

为什么茅德一直在不停拒绝叶芝?除了人生追求的分歧,也许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叶芝并不相符茅德的择偶标准。茅德之后两次婚姻的对象都是激进分子中的强硬派,相比之下,叶芝在裸露情愫的过程中,传递出的是一种近乎低微的心意,低到尘埃的姿态。热血女汉子,哪会在意柔情书生的情调?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En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以金银光泽的丝线编织,

湛蓝的夜衣和雪白的昼光,

以及拂晓和傍晚错综的光辉

我将把这锦缎铺展在你脚下,

可我,如斯贫困,只有梦,

就把这梦啊,铺在你脚下,

请轻一点迈步,因为你正踏在我的梦上。

??《他希冀天国的锦缎》(节选)

“救国,有些事件是不能做的”

叶芝对爱尔兰的酷爱不亚于任何一个革命者。他的老师约翰?奥利里说:“挽救一个国家,有些事情是一定不能做的。”无论分歧有多大,无论他所在意的茅德是什么想法,叶芝的道路都是坚决地走文化革命路线,用文字而不是利剑。

叶芝说,优秀的民族离不开文学,优秀的文学离不开民族。他和其余学者一起,把爱尔兰历史上的英雄人物重新塑造值得人们向往的伟人英雄,以期唤醒大家的国家、民族认同感。

此外,他还提议树立现代艺术馆、芭蕾舞学院和国家书信学院等,他希望通过构建艺术体系尽快为爱尔兰弥补文化的灵魂与血肉。

  

残暴的现实,让叶芝转变了对革命的意见

不过,终极叶芝仍是远离了革命。

使他远离的,是一颗粉碎的心。

出于革命宣传,茅德?冈和共和主义英雄约翰?麦克布莱结婚了。但很快这段婚姻不欢而散,更让叶芝愤慨的是,包含他的老师在内,许多人都因此排斥茅德,这让他备受打击,心灰意冷。

Why should I blame her that she filled my days

With misery, or that she would of late

Have taught to ignorant men most violent ways,

Or hurled the little streets upon the great,

Had they but courage equal to desire?

What could have made her peaceful with a mind

That nobleness made simple as a fire,

With beauty like a tightened bow, a kind

That is not natural in an age like this,

Being high and solitary and most stern?

Why, what could she have done, being what she is?

Was there another Troy for her to burn?

我为什么要怪她使我的生命

布满苦恼,怨她这一阵

唆使蠢人们搞最大的暴行,

让区区小民来反对伟人,

如他们的勇气和欲望相当;

她怎么会循分,有了那心肠,高尚

使他单纯得像火一样,

又像拉紧了的弓那样美貌,

这个时代稀有的景象;

孤单,庄严,高尚,

哦,她能干啥,生就这个样,

岂非还有第二个特洛伊等她去焚毁?

??《没有第二个特洛伊》

诗歌性命第二春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叶芝已经快50岁,没有婚姻、没有伴侣,他写道“我没有孩子,除了一本书什么也没有”。

52岁时,他向茅德求了最后一次婚,被谢绝后,他很快就和一位朋友的女儿乔吉?海德里斯结了婚。他们两人都热衷研究神秘学,有共同的喜好,这位贤惠妻子的到来,没多久就翻开了叶芝的心扉,赞助他找到了更多的灵感起源。

  

叶芝和乔吉?海德里斯

慢慢的,叶芝步入了人生创造力和情绪的第二春。他分开伦敦,举家搬到梦寐以求的田园般的西爱尔兰。新家的房子没有电,很冷,但他非常喜欢那里,喜欢它的朴实与简略。

Although I can see him still,

The freckled man who goes

To a grey place on a hill

In grey Connemara clothes

At dawn to cast his flies,

It's long since I began

To call up to the eyes

This wise and simple man.

All day I'd looked in the face

What I had hoped 'twould be

To write for my own race

And the reality;

固然他我还看得见

衣着灰康尼马拉装,

长着斑点的脸,

到山上阴暗的处所,

一清早把诱饵垂下去;

已过去良久的时光,

自从我第一次回想起

这纯朴的智者的脸庞。

整天我望着他的脸,

希望能找到我想要

为我种族和现实表示

写下的人情风貌;

??《渔夫》(节选)

只管叶芝渴望的爱尔兰文化中兴尚未到来,1923年,世界还是用诺贝尔文学奖承认了他诗歌的伟大之处。获奖理由是“用鼓励人心的诗篇,以高度的艺术形式表达了整个民族的精力风貌”。

从喜欢民间传说、神话故事的少年,到满怀希望拯救苍生的青年,到针砭时弊成为中流砥柱的中年,到孜孜不倦的晚年,无论从何处看爱尔兰和它本身的文化历史,叶芝总在其中。

一切起于叶芝,也终于叶芝。

起于叶芝,也终于叶芝

1939年1月28日,叶芝安详辞世。好像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他生命的最后几周,将一首诗歌原本的名字从<His Convictions>改为《本?布尔本山下》(<Under Ben Bulben>)。而本?布尔本山下就是他的最后归宿。

Cast your mind on other days

That we in coming days may be

Still the indomitable Irishry.

Under bare Ben Bulben's head

In Drumcliff churchyard Yeats is laid.

An ancestor was rector there

Long years ago; a church stands near,

By the road an ancient Cross.

No marble, no conventional phrase;

On limestone quarried near the spot

By his command these words are cut:

Cast a cold eye

On life, on death.

Horseman, pass by!

用从前的模子来铸造自己

使未来时代的我们这些人

依然是不可征服的爱尔兰人。

在本?布尔本秃山下面,

叶芝在鼓崖坟地安眠。

许多年前,他的祖先

曾经是牧师,教堂在近边,

路旁还有古老十字架;

不要大理石,不必俗套话,

在当地采来的石碑上方,

他嘱咐把这些话刻上:

冷眼对待

生与死

骑士啊,前进!

  

叶芝的墓

现实中,他的墓碑上如实刻下了“冷眼看待 / 生与死 / 骑士啊,前进!”

从没变过,直到最后一刻,他依然狂热。

“教导日课”

征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尊敬原创,支持好文

附 昨天日课中互动标题答案:

?

责编 | 赵方

“新校长传媒”广告协作请接洽 023-67450968

推荐阅读

点击要害词,阅读更多“日课”相关内容

创立学校气候| 家庭试验室| 今天谈谈数学

教育更要打假|方案生育这一代|历史相对论

今天的德育|挑衅式学习 |最美女先生

养育参考书| 如果教育是诗 | 惊蛰:自然教育

天才少年的前世今生 | 最可爱的人 |语言学习意义

/ 2017年《新校长》杂志 /

点击下图,立刻订购?

  

/新校长5月新刊/

责任编辑:

申明:本文由入驻本网大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本网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自己,不代表本网态度。
收藏 推荐 打印 | 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