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背景:
阅读新闻

“家教史话”二百三十二:《苏洵教子成“大家”》??迎接父亲节

[日期:2017-06-14] 来源:三亚二中  作者:2017-06-14 10:30 [字体: ]
起源:赵忠心家庭教导

原题目:“家教史话”二百三十二:《苏洵教子成“大家”》——迎接父亲节!

迎接父亲节!

《苏洵教子成“大家”》

赵忠心

苏洵(1009—1066年)字明允,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宋代著名的古文家。他和他的两个儿子苏轼、苏辙,在当时都很有声望,被称作“三苏”。

大器晚成的苏老泉

古《三字经》说:“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

“苏老泉”就是苏洵。相传苏洵二十七岁才开始发愤读书。参加进士考试落榜后,没有灰心丧气,反而更加刻苦学习。他曾熟读经史百家著作,写起文章来下笔千言,刹那而就。宋仁宗嘉佑年间,他的文章经翰林学士欧阳修推而著名于世,一时间许多学者、文人都去模拟。

苏洵曾任秘书省校书郎、霸州(今属四川省)文安县主簿。后来参加编著礼书,写作《太常因革乱》一百卷。书成后就死去了。

苏洵的散文笔力雄健,议论风发,颇有气势,是继承《孟子》和韩愈论文的传统微风格而形成的。他的叙事文较少,史论和政论都很有名。这些文章观点明白,论据充实,语言精炼,擅长重复辩析,很有说服力。主要作品《权书》、《论衡》等篇,纵谈古今形势及治国用兵之道,带有战国纵横家的色彩。著有《嘉佑集》。

“言必中当世之过”

苏洵的两个儿子苏轼、苏辙,自幼潜心苦读,通习百家之文,后来都成了出色的文学家;尤其是苏轼,造诣更为卓著,不仅散文、诗词名震天下,就是书法、绘画也属稀世珍宝。苏氏兄弟能取得如斯不凡的胜利,除了他们自己的尽力之外,其中也有父亲苏洵的一份辛劳。

苏洵年少时并没有下苦功读书,曾经旷废了一段名贵的年华。鉴于这方面的深入教训,他对两个儿子及早就进行了精心造就。

还在苏氏兄弟幼年时代,苏洵就开端认真教他们识字读书了。并时常谆谆教导他们,要知书达理,学成文韬武略,未来好成就一番事业。

那时,苏家的藏书相当多,一有机遇苏洵就领着苏轼、苏辙到书房去学习。从先秦百家著作,至两汉诗赋、唐代散文以及当朝欧阳修的作品,都一篇一篇地教两个儿子诵读、书写,而后又逐字逐句地给他们讲述。苏洵壮年以来博览群书,见识深广,对各家著作都很有研究。因此,他的讲述往往简炼、准确、精当,能抓住要害。加上“二苏”聪颖好学,没几年工夫,前人的许多经典著作他们都已经学通了。

苏轼、苏辙年纪稍长,苏洵便开始辅导他们写文章了。他反复告诫两个儿子说:

“写文章要有本人的真知灼见,切不可因袭别人;要‘言必中当世之过’,像五谷能充饥、良药可治病一样,能解决实际问题。”

苏洵最反对那样浮华不实的“时文”,十分崇敬司马迁、韩愈和欧阳修等人的著作,时时要求儿子去学习他们文章的写作技能。苏轼十来岁时,苏洵就叫他做《夏候太初论》这样难度较大的论文,成果苏轼竟一气呵成,写得特殊成功。文中有“人能碎千金之壁,不能无失于破釜;能搏猛虎,不能无变色于蜂虿”一类的警句,苏洵看了赞叹不已。

他还常向两个儿子模拟韩愈、欧阳修的文章,他们都模仿得很好。于是,他曾兴奋地说:

“此子他日可能有所作为!”

送儿子拜师求教

苏轼、苏辙稍大一点儿以后,苏洵斟酌到应该让两个儿子去从师学习了。他便到处察访良师,想送他们去深造。

当时,他的家乡眉山地域有个叫刘微之的先生,在郡城西的寿昌院做教学。这位刘先生学问精湛,见识渊博,待人谦和,礼贤下士,很有一套为师治学的方法。当地许多有学问的人都出自他的门下。

苏洵了解到这一情形以后,便领着苏轼、苏辙前去拜刘微之做老师。到了寿昌院,他向刘先生诚恳地解释了来意,又唤了两个儿子过来叩见了老师;末了,还向刘先生一一介绍了兄弟俩的人品、学业,希望多加指教。

苏氏兄弟在刘微之那里虚心求教,终日勤学苦读,成绩一直金榜题名。为此,刘微之对他俩分外重视,素常写了诗文也喜欢让他们给提提意见。

有一次,刘先生写了一首《鹭鸶诗》,结尾两句是:“渔人忽惊起,雪片逐风斜。”苏轼看了,感到不大妥贴,就对老师说:“先生,这首诗总的说来是首好诗,只是这结尾还有些不大清朗,叫人猜想不到‘雪片’的归宿。是否改作‘雪片落蒹葭(jian jia阴平)’好一些呢?”

刘微之听罢,拍手道好,并且十分感慨地说:

“奇才,奇才啊!看来我是当不了你们的老师了!”

特撰《名二子说》

两兄弟慢慢长大成人了,做父亲的苏洵对他们寄予殷切地盼望。为了进一步鼓励他们奋发长进,他特意写了一篇《名二子说》,送给他俩兄弟:

“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固然,去轼则吾未见其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过饰也。

“天下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辙不与焉。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不及辙,是辙者祸福之间。辙乎,吾知免矣。”

这篇不足百字的短文,是苏洵借给两个儿子取名而引申,揭示“轼”和“辙”这两个名字比方的含意,抒发对儿子的期冀和告诫。

苏轼自幼聪明过人,读书过目不忘,作文落笔惊人。父亲担忧他锋芒太露,不刻苦耐劳,就以“轼”--车前用作扶手的横木来象征他。于是,在文章中说:轼啊!你不要像车前那根无所作为的横木.外露而不加掩饰,没有多少真本领。

苏辙性格温良,处事谨慎,父亲对他是放心的,就以“辙”--车子运行留下的轨迹来象征他。于是,在文章中说:辙啊!我知道你温良谨慎,处在福祸之间,你不会出差错的。我希望你坚持你的优点。苏洵的这篇《名二子说》,言简意赅,在极其凝炼的文字中,包括着非常丰盛的内容。

带儿子造访名师大家

我国古人主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苏洵一向不大赞成闭门读死书,他希望儿子也能像他自己一样,游历天下,增加阅历。因此,当苏轼二十一岁,苏辙十九岁的时侯,他便亲自带他们出川游览,访问名师大家,增广见闻,开扩眼界。

苏洵有才学出众的两个儿子,天然是非常愉快,对他们寄托殷切的希望。只惋惜故乡四川眉山地处偏远,没有“伯乐”,无人识得这几个“千里马”。

苏洵知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于是,他千方百计地要寻找“伯乐”。后来,据说成都有个张方平,非常爱护人才,一时名重天下。他就领了两个儿子,跋山涉水,晓行夜宿,从眉山一直赶到成都去拜会此人,要他引荐。

张方平真是个热情肠。他当真地读过了这父子三人是文章,非常惊奇,不禁暗暗赞叹。于是,他把“三苏”叫到会客厅,郑重其事地说:

“你们不愧为奇才,推荐给一般的人不行。必需举荐给当今第一人,才不致委屈了你们!”

张方平所说的“当今第一人”正是当时的文坛首脑、翰林院大学士欧阳修。

张方平设宴招待了父子三人之后,就给欧阳修写了一封热忱洋溢的举荐信,同时再三提议苏氏父子三人一同进京应考。他还不惜消费,亲身派人将他们一直送到京师。

欧阳修更是个珍惜人才的热心人,他见苏氏父子千里迢迢来到京师,格外激动。阅过了张方平的荐书,懂得到张方平对“三苏”十分推崇之后,他便急不可待地要看他们的文章。还没有完全看完,就不禁赞不绝口:

“笔直韩(愈)筋,墨凝柳(宗元)骨,后来文章当属此三人矣!张方平堪称举荐得人。”

欧阳修当着“三苏”的面,把他们夸奖了一番,未曾多留,就领他们去见当时的宰相韩琦。韩琦见了苏氏父子,也很高兴。看了他们的文章,感叹地说:

“议论风发,文字优长,倘能为国家出力,真是朝廷的福分了!”

从此以后,“三苏”的才名便轰然传遍了京城。

“寞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

原来,苏洵原盘算和儿子一起参加考试。但邻近考试时,苏洵托病没有去加入考试。人们动员他,他也没有服从。其原因或许是认为:父亲与儿子同入考场,自古稀有;再说年青时曾每每应试,屡屡名落孙山,怕此次万一还不中,岂不贻笑慷慨?

1057年举办的进士考试停止了,苏轼、苏辙同时名列前茅,考得十分顺利。欧阳修拿着他们的文章给别人看,并且说:

“恐怕到了三十年以后,人们只知道有苏文,不知道有我欧阳修的文章了!”

当时的仁宗皇帝也重视苏氏兄弟的文才,朝罢回宫,他喜形于色地对太后说:

“我今日得二文士,是四川的苏轼、苏辙。可惜我老了,恐怕不能对他们多加重用,只好留给后人了。”

即将,便对兄弟俩分离委任了官职,叫他们各显本领去了。

苏洵没有参加考试,人们无不为之遗憾。但是,由于他的威望高,才干也大,因而朝廷也还给了他个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

比起父亲来,苏轼、苏辙的科场考试那是顺利多了,轻易多了。苏洵有感于此,曾作了下面这样一首小诗:

莫道登科易,老夫如登天。

莫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小草)。

常言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苏轼、苏辙的学识,看来比父亲苏洵更深挚,更扎实。而他们的文学成就,最远远超过了父亲。

儿子赛过了老子,作为父亲的苏洵当然觉得脸上光荣,心里也甚为得意。那“寞道登科难,小儿如拾芥”的诗句,就吐露出了一种难以掩饰的自豪感。

这不正是他所殷切期望的吗!

责任编辑:

申明:本文由入驻本网大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本网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自己,不代表本网态度。
收藏 推荐 打印 | 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