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亿彩票网最权威购彩平台

背景:
阅读新闻

高考扩招之父汤敏:大学扩招真的扩错了吗?

[日期:2017-06-14] 来源:三亚二中  作者:2017-06-14 11:23 [字体: ]
来源:历史教育家

原题目:高考扩招之父汤敏:大学扩招真的扩错了吗?

文章作者:汤敏(国务院参事)

文章起源:经济学家圈(dalianpapapa)

  

2017年6月6日,一年一度的高考将于6月8日正式落下帷幕今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共940万人

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我们这批人是恢复高考的最大受益者。我考入武汉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在武大任教两年,又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后来参加亚洲开发银行工作。

提出高考扩招建议的背景

我一直在经济范畴工作,在亚洲开发银行的工作主要负责就经济政策给各国家政府出招。当时的背景是1997年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我所在的亚洲开发银行总部处于金融危机风暴核心的菲律宾。

亚洲开发银行又是全世界拯救亚洲金融危机的核心组织之一。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都拿出大批的钱来救助金融危机。那是亚洲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下忽然遭遇的一次大危机,形势非常严峻。我们身在其间协调各国政府处理危机,所以对危机的感想非常深入。

金融危机于1997年下半年开始,1998年愈演愈烈。适逢我到国内出差,感到中国固然不是亚洲金融危机的重灾区,但是受到的影响却很大。很多人预测中国就是下一步被波及的对象,最大的问题会出在中国。我们也在斟酌中国怎么样才干预防涌现像其余国家那样的危机,怎么样走出这个危机。

当时国家的反危机措施有数条。加快基本设施建设,扩大内需,保障8%的经济增长率是中心的几条。扩大内需的政策中包含房地产改革,鼓励大家买房子,激励大家买汽车,买冰箱等等。在当时经济一片箫条、风声鹤唳的情况下,老百姓捏着钱全都不敢动。

通过我们对国内情形的懂得,认为这种经济刺激办法在那种情况下很难见效,而唯一有可能起效的就是教育,因为即便在艰苦的情况下所有的家长仍是愿意把钱花在教育上,这和现在大家争买学区房是一个道理。因为教育不仅是消费,它实际上也是一个投资,是为你的下一代、为你的孩子,为你的家庭,也是为国家的未来在投资。大家愿意花钱,因为这是有回报的。所以我们就从如何通过刺激消费来赞助国家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角度,提出了扩招的建议,不仅是刺激消费,而且是让老百姓把钱花在他们感到有意义的事件上。

为何中国大学应该扩招?

我们提出扩招这个建议,波及几个问题。

1、中国当时的大学生是多还是少?

世界银行有个统计数据叫“适龄青年入学率”,就是全世界18岁到22岁的适龄青年的大学入学率。90年代中期中国是2.4%,加上成人高考是4%;对照之下,韩国 51%;台湾省39%;香港20%;印度8%;印尼10%;泰国19%。当年,韩国、台湾省、香港的经济体量都是我们的若干倍,收入比我们高,已经属于发达地域,不好做比较。但是,印度人均GDP不到中国一半,印尼比我们还低,泰国和我们差不多,为何他们的大学入学率也是我们的好几倍?是因为咱们孩子笨吗?是我们市场接收不了这么多大学生吗?我们认为都不是。

2、大学是精英教育还是普及教育?

打算经济时代,我们的大学教育一直效仿前苏联的精英教育模式。精英教育就是把受教育的机遇给少数精英,让他们免费上学等等。国家的财力有限,所以只能有很少学生能上大学。那么怎么样做到扩招?就应该收一定的学费,扩展高校规模。大学收一定的学费合不公道?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上大学是要收学费的,而义务教育,即小学中学不收费。这是为什么?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因为义务教育是普及教育,是全部人民都享受的,国家应该承当的责任。可是,在当时的中国,情况恰好相反。小学中学一直要交学杂费,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也是如斯,进了大学反而不必交学费或交很少的费了。(注:1989年之后大学开端收很少的一部分学费)。

那时候,我们77级上大学非但不收费,国家还给发生活费,这实在是扭曲的。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我们的适龄青年入学率只有4%,远低于别的国家。我们建议转变这种状况,通过收取一部分大学学费扩大招生。对于很多穷困家庭来说确定会有困难。我们建议要鼎力推动助学贷款。全世界上大学都是有助学贷款的,当时澳大利亚80%的学生都是拿贷款上学的,美国是至少30%以上的学生拿助学贷款上学。而我们国家很少有助学贷款。这就要靠国家政策来推动。比较遗憾地是,好几年后助学贷款的体系才树立起来。

3、师生比

当时我们的建议是三年扩招一倍,可是大学没有才能吸收也不行。我们查了当时的师生比数据(一个老师教多少学生),依照世界银行的数字,中国一个高校老师教7个学生,是7比1。韩国是33比1,台湾省是21:1。即使欧美发达国家,也是15到20比1。中国经济发展处于寰球较低的程度,为什么我们老师不能多教一点学生。我们以为,师资是没有问题的。

在短期内扩招唯一的短板就是大学校舍、图书馆、试验室不足。当时国家经济箫条,整个修建产业一片萧条,只要有资金投入,在一两年内建一些校舍是没有问题的。短期内还能够采用城市学生走读的方式。当年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也有一部分学生是走读的。

倡议同意的过程

当时,我们还在国外,把建议书通过特定的渠道送到相关的领导手里。至于怎么送上去谁批的,我们并不清晰。直到后来国内的朋友告知我,你的建议被采用了。我们是1998年10月提出的建议,1999年6月经过一段时间准备后国家宣布启动扩招。当年就扩招了47%。媒体上把我们说成是扩招之父,我们觉得不适合。扩招的功劳应该属于当时的决策者,他们当时的确面对了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在教育界的反对声音很大,但是他们从国家的大局考虑,当断就断,该出手时就出手。扩招的功劳也应该属于各个大学的校长、老师,是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很好地完成了扩招的任务。这也是我们常说的,中国体系优势,集中气力办大事的优势。有趣的是,我在亚行的同事据说了这个故事,也向他的国家政府提出了扩招的建议,结果杳无音信,没有效果。

1990年我国教育部门已经有规划,配合社会经济发展,高等教育逐渐从精英教育转向大众化。1996年《全国教育事业九五计划和2010年发展计划》就提出2010年高教发展目标:在校生增加到950万,毛入学率达到11%左右。随后的两年,扩大高校招生规模的呼声逐步升高,当时的教育部相关部门也就扩招问题进行过不同形式的研讨,并开始加快招生筹划增长节奏。对于扩招,在当时已经有一些共鸣,核心焦点是扩大多少与速度的问题。当时教育领域一个主流声音是希望多给一些时间,以做好准备,节奏上也更和缓一些。

现在很多反对扩招政策的人认为,扩招可能是必要的,但当时实行起来太匆促,应该准备好了以后再扩招。要知道,扩招并不是在歌舞升平的背景下没事找事的措施,而是国家在面临危难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危机会如何发展的特殊情况下采取的特殊措施。

回过头来看,当时我们那个报告之所以引起注意,最关键一点其实还不完全是刺激经济,而是当时我们提出扩招可以部分解决下岗工人的就业压力。1998年正是国企改革带来大规模工人下岗的时候,当时估计全国有1500万下岗工人。如果这些年青人不进大学,他们就会直接跟下岗工人竞争,市场就业是有限的,在很多领域内下岗工人竞争不外年轻人。我们当时算了一笔账,如果三年扩招一倍,扩招的学生要在学校呆四年,等于是让三分之一的下岗工人有了工作或者至少没有被年轻人抢走工作机会。我们当时判定,国企改革是阶段性的,有了这几年的缓冲,下岗的压力会小一点。事实上,2001年后,下岗的热潮就过去了。

反对扩招的人特别反感用扩招来刺激经济。很有趣的是他们举的一个理由就是,老百姓交了学费就会减少消费,就不买冰箱了,扩招基本刺激不了经济。记得当时我们还写了文章反驳。不能因为冰箱卖不出去就不让孩子上大学。老百姓愿意拿买冰箱的钱去交学费,刚好是他们认为上大学比买冰箱重要。就教育论教育,是对国家宏观政策,特别是危机时期的政府政策懂得不够全面。社会稳定的问题,就业问题,经济增长问题,是政府政策优先要考虑的问题。这些可能都不是教育圈的人关怀的,但政府必需要关注这些问题。

是否后悔当年的提议?

从前18年来,高考大扩招政策的直接成果是,中国的高等教育从方案经济时代只有少数人能上大学的精英教育转向多数人能上大学的大众教导,未来十多年后还要进入遍及教育(以大学入学率亲近50%为指标)。回过头来看,对当时提出的扩招提议,我没有懊悔,反而骄傲。我不是为我本人感到骄傲,而是为当年的决议者与高校扩招的执行者们感到骄傲。

首先,扩招为我们民族多储备了好几千万大学生。如果没有扩招,可能至少三千万人(注:目前每年招收700万大学生,是大扩招前的近7倍)上不了大学。现在我们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过去十多年来经济倏地增长,经济体量到达世界第二,形成了我们今天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我觉得我国人才素质的整体进步是一个必要的前提。

现在人类正进入一个以人工智能、新能源、新科技大发展的时代,世界在未来二三十年里面要产生前所未有的巨变。哪个国家人才储备得好,哪个国家跟得上这种新的变化,哪个国家就会先上去,否则就会被淘汰。在要害时代扩招为我们贮备储藏,蕴藏了这么一大量人才,这是最重要的。当然,任何的改革都有利有弊,从教育微观角度来说,扩招发生了许多问题。但是从战略上看,扩招远远是利大于弊的。

第二,反对扩招的人往往会用当前的大学生就业难来非难扩招。扩招后,从1998年每年招生100万,增加到今天的700多万。任取一个大学生来看,今天的大学生就业会比扩招前难。但是,要知道,今天的大众教育下大学生跟精英教育下的大学生已经不是一个概念。好比说,今天仅985和211的优秀大学每年毕业就近100万。今天他们就业会比扩招前一个一般大学的大学生就业更难吗?扩招并没有扩出人来,假如不扩招,剩下的600万大学生中学毕业就得去打工,如不上大学,他们找工作不会更难吗,他们拿得工资不会更低吗? 依据大学生就业比较威望的麦可斯公司的考察数据,我们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率大略在92%左右。在剩下8%没有就业的人里面,其中一半还持续在找工作,还有三分之一是准备考研、考公务员、考出国,真正没有出路的或许不到2%,成为“啃老族”。这已经是全世界大学生就业率最高的了。

第三,反对扩招的另一个理由是扩招大大地下降了我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对这一问题,我也有不同的意见。没有数量,就没有质量。不能拿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质量进行简略比较。首先,扩招后仅985和211大学就招一百万大学生。你认为现在的211和985大学的水平还不如扩招前包括大专在内的一般大学的均匀水平吗? 再者,2000年中国有1041所院校,2016年大概有2561所高校数目增加1倍以上。这些新增的学校大多数是从过去比较好的中专升格上来的。除非你认为这些新增的高等院校现在的教学与科研水平还不如当年中专的水平,否则你就不得不承认,扩招后我国总体的高等教育水平是提高了。换个角度看,如果你认为扩招后高校的水平下降了,按这个逻辑,如果我国高校缩招,比方说,全国就只准北大清华招生,其他的大学全体关门,我国的高教水平就会大大提高。这一逻辑不是很好笑吗?

关于扩招,有何遗憾之处?

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扩招也存在很多问题,从总结经验的角度,也不应该疏忽。

第一,当时还是对高学费对贫穷家庭的冲击估量不足。助学贷款当时拖了好几年。国家政策对银行业的好处诉求没有给予足够关注,造成银行对助学贷款不感兴趣,能拖就拖。助学贷款肯定会出新坏帐,全世界都是这样。但这些坏账国家要担一部分,不能让银行都背下来。国际上对大学贷款坏账的处置有很多值得借鉴的经验。如果我们把助学贷款做得更快一些,更好一些,会减少扩招对贫苦家庭的压力。

第二,关于如何来保证教育的质量。当时我们提出来的建议中有一条是让好的大学扩招多一点,差的学校扩招少一点甚至不扩招。结果因为政策一刀切或是反向鼓励机制的关联,反而是好的学校觉得收那么点学费划不来,所以扩招比较慢,扩招的人数比较少。反而较差的学校扩招更快,特殊是那些不需要太多资金和设备投入文科类的专业扩招的人数更多。

第三,当时如果高职高专扩招更快一些,大学本科扩招更少一点可能就业构造会更好。当然,高职高专也在扩大,速度也不慢。可是人们的观点转变比较慢,现在高职高专招不着人,家长不愿送孩子上高职高专。国家政策对高职高专倾斜不够。高职高专需要专业装备的投入,比本科教育可能更花钱。处所政府还是更多支持本科。

编辑:陈晨(周三)

  

  

责任编辑:

申明:本文由入驻本网大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本网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自己,不代表本网态度。
收藏 推荐 打印 | 阅读:
相关资源链接